首页>>科协时政>>基层动态

【战“疫”】冲锋前线的暖心男护士

来源:学会学术部   作者:学会学术部 发布于:2020-03-17 09:49:00

  “汉城犹如外窗雨,滴滴映入我心中/卧床听雨泣成声,闭眼仰目泪满痕/万千同胞水火中,吾辈励志向前冲/身披白衣迎难上,齐聚光辉耀阴霾。”

  这是自治区人民医院急诊科“95后”护士苟涛在一个雨夜下班后所作的《汉城雨》。

  “那天夜里武汉下大雨,我独自站在窗边,对着大雨凝视了很久,心中百感交集,作为一名医务工作者,我更清楚地认识到这份责任和使命。”苟涛说。

  苟涛是一位男护士,奋战在武汉市中心医院。在湖北战“疫”一线,来自宁夏医疗队的39位男护士活跃在武汉和襄阳的医院,护理病人过程中,他们在勇于承担重活累活的同时,也兼具“提灯女神”南丁格尔的细致入微。

  “我1995年出生,在很多人眼里还是小孩。但是穿上这身防护服就不是小孩了,我们时刻准备着。”在武汉市中心医院工作多日,苟涛收获了“暖男”的称号,每当有病人需要翻身时他总是争着第一个帮忙,“我们所有男护士都是这样,比起女生我们有力气,对器械的敏感度也更高,操作仪器的时候更加得心应手”。

  但这种得心应手刚开始工作时也有些“水土不服”。进入病区,穿戴着厚重的防护服和眼罩,以往善于和与病人沟通的苟涛,这次心里却没底,“是因为我不知道他们的心里状态是怎样的”。

  有一次他巡视病房,遇到16床的老奶奶低声抽泣,她老伴因为脑溢血去世了。苟涛对她说:您就哭出声来吧。听到他的劝慰,老奶奶一下放声哭了起来。“我告诉她,我们一直都在,我们就是你的家人,我们一起加油,你尽早地康复就是对爷爷最好的悼念。”苟涛说。之后苟涛每次巡视病房和做治疗的时候,这位老奶奶都会说:小伙子,谢谢你!

  “这几天武汉的天气开始热了,病区不能开窗通风,中央空调也不能开。脱下防护服全身湿透。虽然热,但是护理患者不能打折扣。”来自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的郭瑞锋,在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工作,他形容自己和队友们穿戴上防护装备后“五感尽失”:视觉、听觉、嗅觉、触觉、味觉受阻,找不到感觉。

  天气越来越热,穿上防护服的不适感更强了。但属于自己的工作必须要干好。把整个病区十多个病房和走廊的地面拖一遍需要一个多小时。当给病人翻身女护士力不从心时,郭瑞锋和其他男护士会及时伸出强壮的臂膀。郭瑞锋戴眼镜,他不敢停,“停下后汗液顺着额头流入眼睛,忙碌一些就忘了”。

  陈杰是银川市第一人民医院肿瘤内科护士,刚进入襄阳市下辖的宜城人民医院支援时十分忐忑。41床的患者只有43岁,是一例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,陈杰负责给他扎针。“他有慢性肾病病史,上肢水肿,加上凝血有异常,血管条件不好,我们值班的3个护士轮流上阵,经过大半个小时的努力才搞定了他的静脉通路。”陈杰说。扎针成功后,3个人都松了一口气。

  同在宜城人民医院战斗的银川市第一人民医院ICU护士刘鑫来到湖北后常被问道:你害怕吗?“老实说我也害怕,但看到这些患者,特别是重症患者需要我的帮助时,心里更多的是一种责任。此时此刻,如果我没有一颗强大的内心怎么为患者服务呢?”由于护理的是重症患者,刘鑫和同事们经常要帮助患者采集动脉血,鼻饲管置管,帮助男病人导尿,给重症的患者翻身叩背。

  与此同时,他们需要将更多的患者作为一个护理整体进行护理,尤其要注重心理安慰。对此,在武汉客厅奋战的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急诊科护士闫荣感同身受。他护理的一位40岁女病人在方舱医院,其丈夫是重症患者,在金银潭医院治疗。她一直想转院到金银潭医院,但因床位有限没有实现。一天闫荣看到她号啕大哭,原来是得知丈夫不治去世。闫荣迅速召集组内的几个护士说:“你们这两天重点关注这个病人,不要出问题。”嘱咐过后,闫荣还不放心,他也及时和这位患者谈心聊天,舒缓她的悲伤情绪。

  3月15日,是固原市人民医院手术室主管护师丁奎兵大女儿的生日。“孩子7岁了,她总问我爸爸你什么时候能回来,为什么要去那么远的地方?我说你现在可能不理解爸爸为什么离你这么远、这么久,但是你长大了一定会明白爸爸今天的工作。”丁奎兵说。

  英雄也有柔肠时。远在他乡,宁夏的男护士们肩扛使命,把思念深藏心中。他们知道,只有保护好自己、护理好病人,才能更好地诠释这种思念和责任。

  (来源:宁夏日报 记者  张贺)